文言汉语网 - 文言实词|文言虚词|古汉语常用字大全|古诗、诗经、宋词|文言文名篇翻译!

当前位置: 文言汉语网 > 文言文名篇 > 文言文赏析 > 文章正文
治平篇(洪亮吉)原文|翻译|赏析
时间:2012-07-14 08:36 年代:未知/ 作者:admin/ 分类: 文言文赏析/ 发表评论/ 浏览
治平篇(洪亮吉):《治平篇》是清代学者洪亮吉的一篇散文,讨论的是与人口有关的问题。他认为人口增长过快会对社会稳定会造成负面影响,对经济发展也会带来不安定的因素,因此向当时的统治阶层提出,应适当调剂人口规模。 作品名称:治平篇 创作年代:清代 作者:洪亮



《治平篇》是清代学者洪亮吉的一篇散文,讨论的是与人口有关的问题。他认为人口增长过快会对社会稳定会造成负面影响,对经济发展也会带来不安定的因素,因此向当时的统治阶层提出,应适当调剂人口规模。




  作品名称:治平篇   创作年代:清代   作者:洪亮吉   作品体裁:散文


作品原文
  人未有不乐为治平之民者也,人未有不乐为治平既久之民者也。治平至百余年,可谓久矣。然言其户口,则视三十年以前增五倍焉,视六十年以前增十倍焉,视百年、百数十年以前不啻增二十倍焉(1)。

  试以一家计之:高、曾之时(2),有屋十间,有田一顷,身一人,娶妇后不过二人。以二人居屋十间,食田一顷,宽然有余矣。以一人生三计之,至子之世而父子四人,各娶妇即有八人,八人即不能无拥作之助,是不下十人矣。以十人而居屋十间,食田一顷,吾知其居仅仅足,食亦仅仅足也。子又生孙,孙又娶妇,其间衰老者或有代谢,然已不下二十余人。以二十余人而居屋十间,食田一顷,即量腹而食,度足而居,吾以知其必不敷矣。又自此而曾焉(3),自此而元焉(4),视高、曾时口已不下五六十倍,是高、曾时为一户者,至曾、元时不分至十户不止。其间有户口消落之家,即有丁男繁衍之族,势亦足以相敌。或者曰:“高、曾之时,隙地未尽辟,闲廛未尽居也(5)。”然亦不过增一倍而止矣,或增三倍五倍而止矣,而户口则增至十倍二十倍,是田与屋之数常处其不足,而户与口之数常处其有余也。又况有兼并之家,一人据百人之屋,一户占百户之田,何怪乎遭风雨霜露饥寒颠踣而死者之比比乎(6)?

  曰:天地有法乎?曰:水旱疾疫,即天地调剂之法也。然民之遭水旱疾疫而不幸者,不过十之一二矣。曰:君、相有法乎?曰:使野无闲田,民无剩力,疆土之新辟者,移种民以居之(7),赋税之繁重者,酌今昔而减之,禁其浮靡,抑其兼并,遇有水旱疾疫,则开仓廪,悉府库以赈之,如是而已,是亦君、相调剂之法也。

  要之,治平之久,天地不能不生人,而天地之所以养人者,原不过此数也;治平之久,君、相亦不能使人不生,而君、相之所以为民计者,亦不过前此数法也。然一家之中有子弟十人,其不率教者常有一二(8),又况天下之广,其游惰不事者何能一一遵上之约束乎?一人之居以供十人已不足,何况供百人乎?一人之食以供十人已不足,何况供百人乎?此吾所以为治平之民虑也。




注释
(1)不啻(chì):不止。

  (2)高、曾:高祖、曾祖。

  (3)曾:指曾孙。

  (4)元:指玄孙。清代因避康熙帝玄烨的讳,改“玄”为“元”。

  (5)闲廛(chán):空闲的房屋。廛,一家所居的房地。

  (6)颠踣:跌倒。比比:频频,连接不断。

  (7)种民:耕种的人。

  (8)不率教:不听从教诲。


译文
人没有不愿意当安定社会的老百姓的,人没有不愿意当长期安定的社会的老百姓的。社会安定一百年以上,可以算长久了。可是说到它的住户人口,就比三十年以前增加了五倍,比六十年以前增加了十倍,比一百年以前、比一百多年以前不只增加了二十倍。

  试以一个家庭来计算:(他们)高祖、曾祖那时候,有十间屋子,有一顷田地,自己一个人,娶媳妇以后不过才两口人。两个人住十间屋子,吃一顷田地出产的粮食,是富富有余的。以一个男人得三个儿子计算,到儿子这一辈就是父子四个人,(三个儿子)都娶了媳妇,全家就有八口人,八口人就不能没有雇工帮助,这样就不下十口人了。十个人住十间屋子,吃一顷田地出产的粮食,我知道他们住的仅仅够,吃的也仅仅够。(他们的)儿子又生了孙子,孙子又娶了媳妇,其中体弱年老的有的去世了,可是(全家)也已不下二十多口人了。二十多口人住十间屋子,吃一顷田地出产的粮食,即使算计着饭量来吃饭,量着身长来住宿,我知道它必然不够。由此到了曾孙这一辈,由此到了玄孙这一辈,比高祖、曾祖的时候人口增加已不下五六十倍,这就是高祖、曾祖的时候是一户的人家,传到曾孙、玄孙的时候,不分到十户是不休止的。这其间有人口减少的人家,也就有人丁繁衍的家族,增加的人数也足以和减少的人数相抵。

  有人说:“高祖、曾祖的时候,空地还没开垦完,空屋子也没有住满。”可是住户人口不是只增长一倍就停止了,或者只增长三倍五倍就停止了,而是增长十倍二十倍,因此,田地与房屋的数量常处于不足的地位,而住户人口常处于有余的地位。更何况有兼并土地的人家,他一个人占着可容一百人住的屋子,他一户占有一百户的田地,遭到风雨霜露饥寒倒地而死的人到处都是,这还有什么奇怪的呢?

  (有人)问:天地有什么办法(解决这个问题)吗?(我们)说:水旱疾病之灾,就是天地调剂人口数量的方法。可是,老百姓遭到水旱疾病之灾而死亡的,不过十分之一二。(又有人)问:国君宰相是不是有办法(解决这个问题)呢?(我们)说:使野外没有闲置的田地,使百姓没有剩余的劳力,新开辟的疆土,迁移佃农去居住,赋税繁重的百姓,斟酌过去现在的情况削减一些,禁止浮华浪费,控制兼并行为,遇到水旱疾病之灾,就打开公仓拿出府库所有的东西来救济,只不过如此而已,这就是国君和宰相调剂人口的方法。

  总之,社会长治久安,天地不能不增加人口,可是天地用来养活人的东西,原本不过这有限的数量;社会安定的时间长了,国君宰相也不能不叫百姓生孩子,可是国君宰相能为百姓考虑到的,也不过上述一些办法。可是一家之中有十个子弟,其中不听教导的常常有一两个,再加上天地广阔,那些游手好闲的人怎么能全都遵从上面的约束呢?一个人的住房用来供十个人住已经不够了,何况供一百人住呢?一个人的吃的用来供十个人吃已经不够了,何况供一百人吃呢?这就是我为安定社会的老百姓忧虑的原因。





  


作品赏析
  洪亮吉主要生活在清代乾隆年间(1736—1796),曾在乾隆身边任翰林院编修之职。他学识渊博,善于诗文。有一次,乾隆帝看了1791年(乾隆五十六年)的人口统计册,深为人口的激增担忧,曾对内阁官员说:“朕查上年各省奏报民数,较之康熙年间(注:康熙年间指1662年—1722年),计增十余倍,承平日久,生齿日繁,盖藏自不能如前充裕,且庐舍所占田土,亦不啻倍蓰(五倍),生之者寡,食之者众,朕甚忧之。各省督抚及有牧民之责者,务当随时劝谕俾皆俭朴成风,惜物力而尽地利,慎勿以奢靡相竞,习于怠情也。”(《清史稿·食货·户口》)洪亮吉听了圣谕后,责无旁贷,于是写了《治平篇》。该文是他的《意言》二十篇之六,出自《卷施阁集文甲集》卷一,写于1793年(乾隆五十八年)。这是我国历史上不可多得的一篇人口专论。比英国资产阶级学者马尔萨斯的《人口论》尚早五年,对于后世研究人口问题,很有借鉴价值。

  乾隆皇帝在位时号称“盛世”,但他却能在“治平”的社会中看到了潜伏着的人口问题,提出了人口的增长速度超过了生活资料的增长速度,因而潜伏着社会的危机。这是作者的远见卓识。但如何解决这一矛盾,作者除了提出君相要使野无闲田,民无剩力,薄赋税,抑兼并,赈饥民等办法外,也不可能提出节制人口生育等的有效办法,这是时代使然。但在那个时代就提出了这一问题,已是很了不起的超前意识了。文章布局严谨,层层深入,论证明晰,能启迪人们在人口问题上的忧患意识,从而研究解决的办法。




作者简介
  洪亮吉(1746—1809),字君直,一字稚存,号北江,又号更生居士,阳湖(今江苏常州)人。少年时孤苦贫寒,致力于学业,与同乡黄景仁、孙星衍友善。初助安徽学政朱筠校文,后来入陕西巡抚毕沅幕下。1790年(乾隆五十五年)中进士,授翰林院编修,督贵州学政。任满还京,入直上书房。嘉庆年间(1796—1820),参与编修《高宗实录》。上书言事,直言吏治腐败,被贬伊犁。次年得以释归。洪亮吉通经史、音韵训诂及地理之学,善诗,工骈文。著有《洪北江诗文集》,包括了《卷施阁文》、《卷施阁诗》、《更生斋文》、《更生斋诗余》等。另有《北江诗话》、《春秋左传诂》、《补三国疆域志》、《东晋疆域志》、《比雅》等。清代光绪年间(1875—1908)刊有《洪北江全集》,收录了他二十多种著作。


 

顶一下
(1)
50%
踩一下
(1)
5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