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言汉语网 - 文言实词|文言虚词|古汉语常用字大全|古诗、诗经、宋词|文言文名篇翻译!

当前位置: 文言汉语网 > 古诗 > 五言诗句 > 文章正文
时间:2012-11-03 13:27 年代:晋/ 作者:陆机/ 分类: 五言诗句/ 发表评论/ 浏览
作品名称: 君子行 外文名称: 无 作品别名: 无 创作年代: 西晋 作品出处: 《诗品》 文学体裁: 五言诗 作者: 陆机 作品原文 君子行 天道夷且简,人道险而难。 休咎相乘蹑,翻覆若波澜。 去疾苦不远,疑似实生患。 近火固宜热,履冰岂恶寒。 掇蜂灭天道



作品名称: 君子行
外文名称:
作品别名:
创作年代: 西晋
作品出处: 《诗品》
文学体裁: 五言诗
作者: 陆机



作品原文
  君子行

  天道夷且简,人道险而难。

  休咎相乘蹑,翻覆若波澜。

  去疾苦不远,疑似实生患。

  近火固宜热,履冰岂恶寒。

  掇蜂灭天道,拾尘惑孔颜。

  逐臣尚何有,弃友焉足叹。

  福钟恒有兆,祸集非无端。

  天损未易辞,人益犹可欢。

  朗鉴岂远假,取之在倾冠。

  近情苦自信,君子防未然。


作品鉴赏
  公元303年(晋惠帝太安二年),陆机为成都王司马颖前军都督,率军二十万,南向洛阳讨伐长沙王司马义。陆机为建功立业,振兴家声,付出了大半生的追求,历史终于赋予他一个机会。然不料鹿苑一战,大败而归,二十万人马同日丧尽。司马颖大怒,使牵秀密收陆机,遂遇害,时年四十三岁。对于陆机之死,有人便归结于他的“邀竞无已”,不该投身于“八王之乱”,而应及早抽身返乡。其实这是对陆机的不了解。陆机出身于东吴世家,这个家族曾经在相当长的时间内,以它显赫的声誉,为其成员提供过政治、经济的保护,使他们的成长得到强有力的保证,同时这个家族培育出来的优秀人物,即如陆机父(陆抗)、祖(陆逊),又都以自己杰出的成就反馈于这个家族,愈增加它的份量。而一旦东吴灭亡,这个家族随之衰败后,它遗留给子孙的却是沉重的心理压力。作为嫡系继承人的陆机,勤勉而又诚恳地接受了这份遗产。综观陆机全部诗文,其表露出来的主导思想,始终围绕建功立业、振兴家声这一严峻主题。尽管在众多的篇幅中,陆机流露了对洛阳生活的厌倦,及刻骨的相思,其实不过是他复杂的心理结构中灰色的情绪而已,不会上升为主题。这是陆机滞洛的主要原因。同时,作为支持这种原因的基础,是他主观上对自己才能的过高估计。这首《君子行》就是他的表白。

  开头两句用“天道”与“人道’对比,说明天道平而简易,人道却险而且难。人道之所以险、难,就在于“休咎相承蹑”。这本于《老子》的“福兮祸所倚,祸兮福所伏”,何者为福,何者为祸,祸福之间,立身颇需慎重。“去疾苦不远,疑似实生患”,是对“休咎相承蹑”的发挥,都在说明人道的艰险困难。面对充满了矛盾与斗争的现实,陆机并没有表现出畏惧和退却。他正视自己所处的环境,冷静地分析自己应该怎样应付这个环境。既处人道之中,就不能害怕,“近火固宜热,履冰岂恶寒”是他表示的态度。“掇蜂灭天道”四句用历史上的故事进一步说明人道的险而难,同时也表示了陆机对他们没有从“似”中看出祸患的批评。“掇蜂”说的是周宣王时的大臣尹吉甫有子二人,异母所生,前母子伯奇,后母子伯封。后母想让自己的儿子立为太子,便向尹吉甫进谗言说伯奇调戏她,并让尹吉甫登台观看。后母取蜂放在衣领中,让伯奇替她取蜂除毒。尹吉甫看到这一情景大怒,责骂伯奇,伯奇害怕,投河而死。“拾尘”是孔子典故。孔子困于陈、蔡之间,七天没有吃过粮食。一日,孔子昼寝,学生颜回讨米回来做饭,将熟时,孔子见颜回从甑中攫饭吃,很不高兴。后来才知道是饭中沾有煤灰,颜回觉得扔掉可惜,就攫而食之。孔子很有感慨地说:“所信者目矣,目犹不可信;所恃者心矣,而心犹不足恃。弟子记之,知人固不易!”(见《吕氏春秋》)以下的“逐臣”似指屈原,“弃友”是泛指。由这两个故事可见处世的艰难。亲眼目睹的事实也会有不实之处,何况更复杂的社会现实。但陆机并不在意于处世艰难感慨的抒发,而是要借此表现自己有处理这种现实的能力和信心。“尚何有”、“焉足叹”看出他对以上人物的不满意。那么他自信的根据是什么——这就是以下八句的意思。他认为不管福与祸,当它出现的时候,总有征兆,而这种征兆却是可以预测从而可以预防的。这里的“天损未易辞,人益犹可欢”本于《庄子·山木篇》的:“无受天损易,无受人益难”,原意是说不受自然的损伤还容易,因为只要安心达命,顺应自然,就会不以损为损,但是人为的东西却很难推掉。陆机这里却反用其意,他认为来自人力以外的伤害是无法推拒的,如果碰上了也只能是天数,但如果是人道中所遇到的伤害,则不应害怕。因为一切事物的发生都有先兆,那么便可以预防,从而免受灾祸。这一种思想来自《周易》。《易大传·系辞下》说:“几者,动之微,吉凶之先见者也。君子见机而作,不俟终日。”《易》学是陆氏家族的学业传统,陆机受它的影响是有渊源的。由此,陆机接下去说:“朗鉴岂远假,取之在倾冠”,“朗鉴”,即明鉴,君子只要见机而作,不必要远取古人。“倾冠”指近处,靠自己的识别能力就行了,这都表现了诗人强烈的自信心。因此诗人最后总结道:“近情苦自信,君子防未然。”这是此诗的主要思想,也是他后期生活(包括留滞洛阳)的指导思想。明白了这些,也就明白了陆机为什么不激流勇退而滞洛不归了。应该说陆机这种面对现实的积极态度,是值得肯定的,历史上对他“邀竞不已”的指责则是出于“明哲保身”的消极态度,倒应该是深刻批判的。至于陆机没有能够见几趋吉,终于遭到亡身之祸,欲闻华亭鹤唳,不可复得,那也许是天数。

  这是一首说理诗,但也写得起伏有波澜,在说理之间,插入史实,顿生曲折。清陈祚明《采菽堂古诗选》说:“‘掇蜂’四句,以使事生一曲折。后人痴肥处,乃其动宕处。”即使是说理,如对《庄子》的引用,却一反其意而用之,就使本来平率的说理也有跌宕之妙。其次,诗歌以天道与人道对写,重在人道的铺陈,又间以天道接应(如“天损未易辞”照应“天道”),道家与儒家思想互补,而以积极的儒家思想为主,使诗歌产生出回旋飞动的力量。清人毛先舒说他的诗“气干华整”,于此可见。


作者简介
    陆机

  (261-303)西晋文学家。世称“陆平原”,与其弟陆云合称“二陆”。陆机是西晋太康(280-289)、元康(291-299)年间声誉最著的文学家,被后人誉为“太康之英”。就其创作实践而言,他的诗歌“才高词赡,举体华美”(钟嵘《诗品》),注重艺术形式技巧,代表了太康文学的主要倾向;就其文学理论而言,他的《文赋》是中国文学理论发展史上第一篇系统的创作论,对后世的文学创作和理论发展,产生了重要影响。陆机的才能是多方面的。文学创作而外,他在史学、艺术方面也多所建树。
 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相关文章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最新评论